手机版 | 登陆 | 注册 | 留言 | 设首页 | 加收藏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实事跟踪 > 文章 当前位置: 实事跟踪 > 文章

李文亮去世10小时,国家监委决定赴武汉全面调查

时间:2020-02-14 22:30:34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网络    作者:佚名 - 小 + 大

中国新闻周刊

发布时间:02-0714:06


2月7日中午13:02,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,经中央批准,国家监察委员会决定派出调查组赴湖北省武汉市,就群众反映的涉及李文亮医生的有关问题作全面调查。


2月6日深夜,李文亮生命垂危的消息传来,亿万网友彻夜难眠。《中国新闻周刊》于当晚22时24分打通武汉市中心医院重症监护室电话,对方表示李文亮正在接受抢救。武汉协和医院一名医生表示,李文亮于当晚21时30分左右停止了心跳,后来一直使用ECMO(人工膜肺)进行抢救。


2月7日3点48分,武汉市中心医院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,该院眼科医生李文亮,在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工作中不幸感染,经全力抢救无效,于2020年2月7日凌晨2点58分去世,对此我们深表痛惜和哀悼。


1月31日,《中国新闻周刊》曾在线采访了还在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的李文亮。他由于插管呼吸,无法说话,只能打字和外界交流。当时,医生告诉他,病情的拐点就在这几天了,但肺功能恢复还需要一段时间,他说,“等病好了,还上一线,不想当逃兵。”


李文亮生前曾因在微信群发出警示“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了7例SARS”而遭到公安部门的训诫。


在文字回复过程中,李文亮多次暂停采访,接受治疗。“不好意思,刚才在打针,用了抗生素,血象有点高,可能是合并细菌感染。”在一次二十多分钟的中断后,李文亮回复道。


李文亮,辽宁人,今年34岁。他说,在2004年高考后,因不太喜欢熟人社会与人情世故,决定去南方上大学。出于就业比较稳定的考虑,他报考了武汉大学临床医学七年制专业。毕业后,他曾在厦门工作了三年,2014年回到武汉,在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工作至今。


2019年12月30日,李文亮听同事说,急诊科隔离了7名来自于华南海鲜市场的SARS病人。当天下午5点多,他在150多人的大学同学群里发了这一消息,又解释说“SARS的表述不太准确,应该是冠状病毒,具体分型还有待确认”,让大家加强防范,并强调不要外传。然而,这张“华南海鲜市场确诊7例SARS”的微信截图还是流传了出来,在网上大量转发。


看到被“断章取义”地截图,还不打码,李文亮一开始也有些生气,预感自己可能会被处罚,但随后马上就释然了,别人可能也是一时着急,和他一样,也是出于提醒家人朋友的目的。


12月31日凌晨1点半,李文亮接到电话,要求其去武汉市卫健委。“当时卫健委连夜开会,应该是应对疫情的会议,我们医院院领导、医务室主任都参加了。”会议结束后,院领导询问了李文亮消息来源,于凌晨4点多送他回家。到了白天,李文亮又去了两三次医院监察科,反复被询问消息来源以及是否认识到“造谣的错误”,并要求其写一份“不实消息外传”的反思与自我批评。


就在31日当天,一份盖有武汉市卫健委公章的红头文件在社交媒体上流出,文件紧急通知“武汉市华南海鲜市场陆续出现不明原因肺炎”,这一天下午,武汉市卫健委发布通报称,“近期部分医疗机构发现接诊的多例肺炎病例与华南海鲜城有关联,已发现27例病例,其中7例病情严重”,并指出,“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,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。


李文亮回忆说,自己当时想着不被拘留就好,便签了字。之后,医院科室主任口头传达不要在网络上发布相关信息。


1月8日那天,李文亮接诊了一位82岁急性闭角型青光眼女性患者。患者当时没有发热症状,他就没询问对方是否有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。第二天,该患者食欲不振,开始发热,检查肺部CT显示“双肺磨玻璃样病变”,由当时没有核酸试剂盒,排除了常见病毒感染,支原体、衣原体感染后,医生只能“高度怀疑她是不明原因肺炎”。9日晚,照顾该患者的家属也出现发热,这是明显的人传人现象,三天后,患者被转到了呼吸内科隔离病房。


李文亮也很快出现了症状,1月10日开始咳嗽,11日早起后量体温显示38.2度,意识到情况不对,李文亮马上搬到酒店隔离,远离孕中的妻子和孩子,并在医院查了CT,显示双肺多发感染,磨玻璃样病变。

12日下午,李文亮搬到科室病房,14日转到医院呼吸科隔离,据他回忆,还有另外两位眼科同事在他之后也被感染,同事们自此开始自觉戴上N95口罩了。


到呼吸科隔离治疗两天后,李文亮出现呼吸困难加重的情况,并在24日转到重症监护室,使用抗生素、激素、抗病毒类药物和高流量吸氧治疗,24日当天做的核酸检测一直没有收到结果。1月28日,李文亮转移到呼吸内科重症监护室四天后终于做了核酸检测,“30号的时候,(主治)医生告诉我,核酸显示为阴性”。2月1日,李文亮的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。



在李文亮感染两天后,他的父母也出现发热、呕吐的症状,CT检查出典型的“磨玻璃样病变”,他回忆,大概在1月15、16日,老两口住进了医院,当时医院床位已经很紧张了,好在两位老人病症较轻,预计很快就能出院,“我不太担心,他们住院离家很近,走回家20分钟左右。”李文亮回复道,他当时不敢和父母多说自己的情况,怕他们担心。


作为武汉的一名普通医生,李文亮的去世引起人们强烈的惋惜之情。随着新冠肺炎疫情正在扩散并对社会造成难以弥补的损失,他生前的勇敢行为更是受到普遍的赞扬。李文亮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,他的微信头像是蜡笔小新画风的一家四口,微博里的他也是跟蜡笔小新爸爸一样的风格,生日夜为吃到鸡腿而开心,并自嘲“买不起车厘子”。


躺在病床上的李文亮还在时刻关注一线医护人员物资短缺的情况,“我们医院也缺,”李文亮1月31日回复道,据他所知,他所在医院的一线医护人员经常8小时才轮一次班,很多人会在防护服里穿尿不湿,当时被感染住院的医护人员可能有五六十人。




上一篇:蒋超良的21天:发布会上曾鞠躬致哀

下一篇: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:正与世卫专家一同研讨沟通疫情防控

备案ICP编号  |   地址:想找能找到  |  版权:八谣信息网  |  电话:有事留言  |  
Copyright © 2020 天人文章管理系统 版权所有,授权bayao.info使用 Powered by 55TR.COM